丁巨胜一行来到集中清理点,正成为全球瞩目的研究开发热点

摘要:10月26日下午,为深入推进全域全城无垃圾创建活动,积极动员全市各界打好“禁塑”攻坚战,甘肃嘉峪关市在明珠东路公铁立交以东至嘉酒交界处集中开展了“清除塑料污染·共建美好家园”行动。
  市委副书记、市长丁巨胜,市政协主席边玉广,市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张静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毅,市委常委、副市长申林,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马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亦军,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真智,副市长赵宝毅、马东彦,市政协副主席杨录祥、保元庆,市政府秘书长贾光军参加集中“清塑”行动,以实际行动示范推动全域全城无垃圾创建活动深入开展。  丁巨胜一行来到集中清理点,与基层干部、武警战士、公安干警、企业职工、志愿者等一起投入到清理塑料污染的行动中。大家拿起工具,认真捡拾分布在戈壁滩、公路旁、沟壑中的塑料垃圾和其他垃圾,并将捡拾到的各类垃圾装入垃圾袋,堆放到固定地点进行集中处理。对于集中成片、成堆的垃圾,丁巨胜责成环卫部门和有关责任单位立即组织机械、人员进行清理,并要求明确责任,加强环境卫生保护和监督管理。丁巨胜表示,开展清理塑料等各类垃圾的行动,对于提升城乡环境卫生水平、改善生态生产生活环境都具有重要意义,希望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自觉树立环保理念,履行环保义务,积极投身到清理塑料污染的行动中,自觉停止使用塑料购物袋,从自身做起,从小事做起,培养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以实际行动共建美好家园。  各区、市委各部门、市级国家机关及各部门、各人民团体、在嘉各单位负责人参加本次活动。
(来自:嘉峪关政府网)

摘要:目前作为环保产品的降解塑料、高科技功能性新型材料和废旧塑料的回收利用等,正成为全球瞩目的研究开发热点。
  目前在世界各国,环保性塑料制品都将成为热点产品。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塑料制品对环境的污染,工业发达国家除采用掩埋和焚烧外,还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大力发展回收和再利用技术;二是开发可降解塑料。前者主要用于pvc、PET、PA、PMMA和苯乙烯系塑料;而后者适用于回收困难、污染严重、回收利用不经济或价值不大的一次性塑料制品(如包装袋、垃圾袋、覆盖地膜)和复合材料制品等。尤其可降解塑料制品将倍受消费者青睐,是今后发展的方向,将成为热点产品。  另外,环保工作将始终离不开政府各主管部门的支持和领导,因此要呼吁各级行政部门加强对治污工作的领导,制订相关政策,出台一些必要的强制性法规、法令等,规范这一新生产业的管理,并争取其对某些基础性研究工作在政策、经费、项目上给予支持,使这个新生产业能加快步伐,早日赶上并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履行我国政府对联合国发起的”21世纪议程”的庄严承诺。因此,每一位塑料工作者,在积极发展我国塑料工业的同时,一定要为如何使它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作出努力。  目前作为环保产品的降解塑料、高科技功能性新型材料和废旧塑料的回收利用等,正成为全球瞩目的研究开发热点。这些项目的发展,不但扩大了塑料功能,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环境矛盾,对日益枯竭的石油资源是一个补充,而且降解塑料和功能性新材料还在合成技术上展示了生物技术和合金化技术在塑料领域中的威力和前景。  因此这些项目的研究开发和推广应用,无论是从地球环境保护或可再生资源出实用角度,还是从合成功能性高分子和生物医用高分子的学术角度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江苏环保治理攻坚继续,对化工企业、化工园区乃至整个化工产业影响深远,这些影响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又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改变整个化工行业的?
  一、江苏环保之战  2017年十一长假过后,连云港、盐城和淮安三市的多个县级化工园区内很多企业都已经停产,厂房和设备处于闲置状态,有的只有2-3个工人在检修,而最长的企业闲置时间已超过1年。  “现在的情况是,除非大项目、大企业,且得到省级认可,否则就不会被批复”,江苏盐城某县化工园区分管招商的负责人说,“化工项目到省里做环保公关已经走不通了。”当地主要领导在传达中央和省委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认为,环保对招商的考验只会越来越大。  时间已进入2017年第四个季度,对这个老牌的化工园区来说,本年度招商工作仍举步维艰。2016年,园区产值近百亿,约占到所在县域GDP的40%。  能够维持一定量的缓慢增长,除了极少数数年前立项近期才陆续投产的项目外,其他则是通过对历史上项目的技改,也就是说,目前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存量项目。  以上述化工园区为例,环保政策已使得原有180多家企业中的40多家暂停生产,而剩下的约140家中,有40多家在整改,能够维持正常运营的只有80多家——根据规划企业数量会维持在这一水平。  这是各地开发区尤其是化工园区在招商引资和现有企业运营上的变化,是中国近几年强调绿色发展的一个典型缩影。  自十八大以来,过往粗放式的发展方式从本质上开始转型,在一系列严格的环保政策执行后,直接迫使地方政府重新考量区域经济和产业发展的思路。  长江江苏段分布着700多家化工企业  江苏作为我国经济总量第二大省份,同时也背负着产业结构重、开发强度大、排放总量高的历史包袱。作为对中央精神的高度贯彻,江苏在2016年开始执行史上最严格的“263”环保专项行动计划,确保省域“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的目标和任务得到完成。  根据“263”专项行动的总体目标,到2020年,江苏PM2.5年均浓度比2015年下降20%,设区市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72%以上,国考断面水质优Ⅲ类比例达到70.2%,劣于Ⅴ类的水体基本消除。  为确保达标,在执行上,一改以往由“分管领导”总负责的格局。考虑到环保政策执行涉及方方面面,防止环保督查“一阵风”和更换领导后的“间隙”,省级层面,改由省长直接担任领导小组组长,省以下由此仿效。  如此高强度的环保政策下,“断污染企业的退路、续企业家的财路”的理念正被地方政府用以调整辖区内的产业结构。  二、化工产业转型  与钢铁、石油一样,化工产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成为江苏本轮环保治理的重点。  “二六三”专项中的“二”,是“两减”的简称,即通过减少煤炭消费总量和减少落后化工产能为重点,调整江苏长期以来形成的“煤炭型”能源结构、“重化型”产业结构,从源头上为生态环境减负。到2020年,实现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减少3200万吨;实现化工企业数量和化工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大幅度减少。  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江苏拥有4139家规模以上石油和化工企业,实现主营收入1.88万亿元(全国第二)、利润
1034.5亿元,在11个石化分行业中江苏有4个行业总产值列全国首位;在44类子行业中,有11个、12个子行业居全国第一、第二,化工业是当仁不让的重要支柱产业。  其中,仅长江江苏段南岸5市石化产业总产值就约占全省的50%,形成了沿江石化工业带,从产业上具备了一定的国际竞争力。  目前,江苏已建成化工产业园区(集中区)55家,其中省级以上18
家,7家进入全国化工园区20强,化工园区实现产值占全行业比重已达50%。  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杨勇曾在专项行动发布会上表示,现有化工生产企业项目低端、工艺落后、布局不合理等问题突出,化工企业的落后产能已成为污染物排放和环境风险隐患的主要来源之一。  江苏沿海大多数县级政府根据环保政策调整后的招商引资措施,一般要求入驻化工园区的企业投资额不能少于3亿元,并且要符合市级科技、发改、经信委(局)等部门联合认定的“高科技”,排放要全部达到国标以上。  企业在废水处理和能耗上增加了一定的投资额度,要确保“源头、末端”符合环保要求。  此外,总体上地方政府对企业的停产政策也有弹性:停产自检-技改投入-达标排放,再由县级环保部门验收合格后方能再生产,且环保部门进行24小时监测检查。  “多个化工园区管委会领导反馈,当地政府已明确要求“小企业”主动与大企业“合作”,将“资产”转化为“资本”,以方便原有投资者进退。  ”在关停并转执行一段时间后,从产业角度看,硫酸铵生产企业已明确被江苏排除在引资范围之外。目前只有通过上新的项目淘汰老产能。  根据江苏石化产业调整策略,“十三五”期间,无法达到国家标准的沿江化工企业要么关闭,要么选择“技术创新”后再去沿海地区。  三、化工园区“补短板”  环保政策给园区带来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招商引资上,对化工园区来说,也面临着新一轮的创新。  从2016年11月份到2017年第三季度末,凡是没有达标的化工园区,都已被限改、限批,且项目审批和督查转由县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直接管理。  2016年首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公布情况显示,江苏省的2451件环境举报问题已办结,责令整改企业2712家,立案处罚1384件,处罚金额9750万元,拘留108人,约谈618人,问责449人。  江苏设定的一个目标是,化工集中区已不再批复核准,要进行合并优化,且到“十三五末”,企业入园率要超过50%。  很多化工园区是同质化竞争,没有整体上的统一规划,并且园区内的企业没有形成产业链,因此整改首当其冲。从江苏省环保厅的检查看,主要是查看安全防护距离是否足够。当下,凡距离化工园区周边几公里范围内的住户要拆迁,确保离居民区超过5公里以上。  2016年冬天,因废水排放问题,某园区50多家企业中有30多家被处罚,需要等待省级验收合格才能恢复生产。  企业是否可以在县域范围内就地搬迁?  由于新的产业集中区必须要符合产业定位才能入驻,因此,新老园区之间如何交接尚未形成有效的经验,特别是企业购买土地的补偿方式和构成等,目前尚未有明确的说法。  上述园区招商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最近两年来新进园区的企业项目获批很难,因为门槛设置高,天花板很容易被触及。  许多化工园区,目前正在积极补“基础设施”的短板,很多化工园区负责人认为,从招商引资的角度看,为防止重复建设,建议由省一级来牵头控制做不同产业园区的定位,向新能源、新材料、光电和海上风电转型。  四、放手企业做固废处理  在江苏,从2015年开始,一旦环保有问题,地方政府主要领导在考核中就无法评优。现在,这一考核权由“二六三”专项行动组来承担。  在新增项目难、存量项目发挥效果较慢的形势下,如何确保地方经济的发展增速?  高要求的环保政策反而带来了积极效果,园区的发展质量和规模提了上来。整体上,县域的投资强度从原来的每亩2万-3万元提升到近2年来的几十万元。  不少企业已着手自己进行固废处理。某企业收购了日本企业的项目,采用最先进的填埋和焚烧方式,使得固废处理能力达到30万吨/年。这一固废综合利用项目总投资近30亿元,目前已和地方政府签署了协议,正在走手续。  为了让排放达标,某园区污水处理厂已出售给一家新加坡的水务公司,这也降低了园区内企业的综合成本。  因为基础设施投资是有固定计划的,可以确保一定的投资增速,过去政府大包大揽,现在发现,交给市场反而更好。如此一来,地方政府对化工产业的治理方式发生了转变,转向优化投资环境。  央企的合作  连云港徐圩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王东亮表示,一家央企曾在曹妃甸考察,但再转过来看连云港,就很快达成了合作协议,一大原因就在于看中了地方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支持。  一方面,是临近大海、交通便利、运输成本低的优势;另一方面,徐圩新区设立了50亿元规模的产业引导基金,为资金困难中小企业转型提供支持。  地方政府官员提出,现有运行的化工企业都是达标的,但环保治理还在持续,并且在新一轮发展中还要提高标准,希望中央就新标准征求意见时层级能够延伸到县级。  五、环保征信与银行风控联动  根据改革进程,江苏已在试点“环保监测监察执法垂管”改革,县级环保局调整为地级市级环保局的派出分局,由市级环保局直接管理,领导班子成员由市级环保局任免。  若改革顺利进展,涉及环保的人事和业务,将以省环保厅为主。  “江苏率先于全国提出建设生态省份,在近几年的探索中,环保部门正积极尝试建立市场经济的新型环保监管手段。  ”由江苏省环保厅牵头首创的环保征信制度已被国家多个部委和多个省份调研,可让企业处处受限,成为了环保监管的一个重要手段。  试点的2016年,江苏参与评审的企业有2.6万家。最新的消息是,到2017年第三季度末参评企业已达到3万家,涉及石油、化工、印染、钢铁等诸多行业,以县级为单元,占当地污染负荷80%的企业都被纳入。  依靠这一环保征信系统,非常容易获取当地的投资环境等发展总趋势。比如,95分是绿色,80-95分是蓝色,65-80分是黄色,45以下红色,以后都是黑色,并向社会公开。  江苏沿海多个县区,因为呈现“黑色”,极易分辨出为“区域限批”,为投资者判断市场和投资方向带来便利,引发了市场一系列的积极反响。  企业和地方政府“两手抓”  环保征信体系采取弹性制,给予整改的机会。企业标色在发布前会告知企业存在的问题;发布以后,会留有三个月的时间用来修复。  并且,如果涉及贷款,环保部门会向银行出具证明,不影响企业投资者,但正在完善中的具体奖惩制度和措施,会约束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促使企业向生态环保方向发展。  此外,除了约束和引导企业,对于区域限批的调整也抵消了人为的影响因素。例如区域项目审批被延长,则是因为整改没做好,达不到省级的验收要求。  实践中,环保部门也遇到了企业提出的合理诉求,因为环保征信需要稳步推进,还需要不断完善才能更加精准。  依靠环保征信系统通联的31个政府职能部门的信息,目前正在联合美国杜克大学研究联合惩治办法,出台地区环境投资评价报告,并尝试在省域范围内对各地区进行排名。如果一个地区的投资环境被差评的话,有投资意向的企业可能就不会来。  在目前的覆盖中,国控和省控企业(规上企业)已完全纳入,装有监控设备,下一步则是覆盖至中等企业以及量大面广的小微企业,改变人力评价,达到在线监测、自动收集和分析的程度,预计2020年达到15万家。
(来自:流程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