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淘汰废塑企业中,本轮塑料原料上涨对企业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摘要:近年来,我国塑料器械作为快速发展的塑料应用市场,以其高附加值、高增速和拥有广阔的市场潜力而备受瞩目,但由于,我国医疗塑料起步较晚,价值相关技术领域和基础水平有限,使我国医用塑料产业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近年来,我国塑料器械作为快速发展的塑料应用市场,以其高附加值、高增速和拥有广阔的市场潜力而备受瞩目,但由于,我国医疗塑料起步较晚,价值相关技术领域和基础水平有限,使我国医用塑料产业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当前国内医用塑料制品产业在技术和产品方面的创新能力比较弱,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比较少。在原材料方面,由于其基础工业落后,医用塑料产品所需的原料门类不全,质量标准不规范,缺少开发医用塑料原料的企业,导致国内所需的高端产品原料还主要靠进口。
面对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必须正面国际化大竞争以及自身基础薄弱的挑战,我国医用塑料行业应及时利用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紧紧把握行业动向,提升产品质量,加快产品升级换代,在确保已有产品市场占有率的基础上,加大自主创新能力,争创自有品牌,力争早日进入全球医用塑料制品领先行列。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150家废塑造粒企业安装了160台废气净化设备,截至今天(10月30日),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北桥街道石桥村实现了塑料企业废气净化设备安装全覆盖,还淘汰了35家以废塑经营为主的落后产能企业,把优良空气还给了老百姓。
  石桥村是个远近闻名的“塑料专业村”,以前,近200家废塑造粒企业(经营户)在生产过程中废气、废水直接排放,破坏了区域内的空气和环境质量,影响了居民的日常生活。
“263”专项行动开展后,石桥村制定《废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方案》,依托以党建为引领的综合网格化,将全村整治任务分解到网格上,6个农村区域由相应区域党支部负责,设立监督举报电话,并将网格区域划分及责任人全部进行公示。区域党支部书记带头,针对村庄环境污染严重、百姓反应强烈的突出问题,深入一线调查研究,及早部署,抓好落实。  石桥村对凤北公路、石星路、石园路等主要道路的乱堆乱放及积存垃圾进行全面整治清理,先后清理积存垃圾点65处、垃圾750吨。同时,启动企业生活污水接管工程,着力改善企业污水直排造成河道黑臭现象。并坚决取缔黑烟囱及燃煤锅炉,搬离畜禽养殖户。  在全面开展的废塑行业整顿行动中,一手抓治理设施的升级改造。全村150家企业安装废气净化设备160台,实现了VOC净化设备安装全覆盖,一批不上净化设备的企业陆续关闭淘汰,在此基础上抓长效管理机制的建立,确保VOC设备的正常运行;一手抓企业生产的规范,150家涉塑企业按八条标准全面整改到位,并定期对涉塑企业开展检查,7家落实主体责任不到位的企业受到了处罚。苏州宝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投资144万元对废气处理系统及污水处理系统都进行了设备提档升级,企业跨入了拟上市行列。  石桥村还在淘汰落后产能上下功夫。今年以来,淘汰“小、散、乱、污”的落后产能企业35家,其中塑料企业27家;通过联合执法行动,封停12家家具作坊。同时,加强对塑料行业的源头管控,严格按照街道制定的《废塑运输车辆设卡检查方案》,联合街道相关部门在主要到路口设卡,全天候对过往废塑料车辆进行盘查登记,通过长期管控从源头上减少废塑料垃圾进入辖区内。自设卡以来,劝返废塑运输车辆
211台,扣押废塑运输车辆7台。  在淘汰废塑企业中,石桥村注重引导业主转型。村里利用老宅基和抛荒地建立了70亩的多肉植物种植基地,8户被淘汰的废塑经营户进入基地,改造成了多肉种植户,开始在观赏农业上显身手。
(来自:引力播)

摘要:对于一些人来说,台州的知名度,没有杭州、宁波等城市高,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家庭里所使用的塑料制品,或许有一半来自台州——这个被称为“塑料制品的王国和模具之乡”的地方。
对于一些人来说,台州的知名度,没有杭州、宁波等城市高,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家庭里所使用的塑料制品,或许有一半来自台州——这个被称为“塑料制品的王国和模具之乡”的地方。如今,台州的塑料产业还走向了世界,成为全球塑料制品重要加工基地之一和全球模具生产制造重要基地之一。
对于塑料制品企业来说,原材料成本在所有成本中占据着关键一席。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后,塑料原料市场再次发起一波凶猛的涨势。不少企业认为,此番原料价格上涨将是行业“洗牌”的开始。那么,台州塑料制品企业如何出牌,才能不被“洗”出局?
塑料原料“金九”涨势强劲
聚丙烯是塑料产品的一种主要原材料,今年8月,它的价格便是步步高升,而在9月份,更是呈现出一种“不依不饶”的气势,业内人士称其“涨到怀疑人生”。据统计,每吨聚丙烯的价格从7月初的7900元涨至9500元,每吨累计上涨1600元,幅度较去年同期超过30%。
“经过去年年底的一轮涨价,今年上半年塑胶原材料经历了长时间的回调,现在的行情可以看作触底反弹。这一波刚好赶上金九银十生产旺季,许多工厂等着原料下锅,因此影响比较大。”在台州塑料化工市场上销售原料的程先生告诉记者,此番塑料原料上涨涉及的种类比较多,影响的企业也非常广,“不仅仅是生活塑料品,一些工业用的塑料产品企业都在一直叫苦连天。”
塑料原料吃紧,进入卖方市场
据不少塑料原料供货商反映,近期,塑料原料价格涨了的同时,货源也紧缺不少。
“最近一段时间塑料原料进入卖方市场,贸易商和生产商都活得比较滋润,不仅价格拉上去了,而且还不一定有货。”程先生表示,在我市原料市场上,总有一种“追涨”的心理。此番原料上涨苗头刚出来,各方成品公司就加大原料采购,“大企业加大囤货增加库存量,小企业采取高频次采购,以至于货源收紧。”
不过,原材料进入卖方市场的情况对于不少成品企业来说,算盘就不怎么好打了。
“我是做垃圾桶等生活塑制品的企业,产品中80%的构成是塑料原料。现在塑料原料价格上涨了30%,公司承受着非常巨大的成本压力。”路桥峰江特固可塑料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陶恭信表示,8月的订单比五六月份多,但是利润却反而下降了,“更令人烦恼的是,现在是原材料市场说了算,如果不是现钱拿货,贸易商通常会众多说辞,等几天,这原料价格又上去了。”
涨或不涨,中小企业左右为难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按道理来说,原材料涨了,商家跟风涨价是消化成本最简单的办法。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整体而言,中小企业在不具备研发、技术、工艺等优势的情况下,无论是和大型企业竞争,还是相互之间竞争,更多的还是比拼谁的生产成本更低。”采访中,多数塑料企业和经销商表示,如果轻易跟风涨价,意味着主动放弃价格方面的竞争优势;如果坚持不涨价,则要面对得到了市场却失去利润的尴尬局面。
记者了解到,中小企业不敢轻易涨价的另一个深层次原因在于,不少中小企业需要通过金融机构或民间融资来解决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各类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将占用中小企业更多的现金流。而企业一旦提价,又可能会因为产品销售困难造成资金回笼周期的增加,继而影响企业原本相对稳定的资金链。
据台州塑料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大企业拥有中小企业无法比拟的资金流,消化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能力要远强于中小企业。靠低成本换取生存空间的中小企业即使要涨价,也不敢把所有的原材料成本转移到产品上。
如何才能不被“洗”出局
台州企业如何面对涨价潮?记者走访后发现,台州不少企业采用了技术创新、管理升级等措施,一方面提高产品附加值,一方面严格控制成本。
“以往原料涨价,我们中小企业相对合理的做法是,小幅度、多批次地提升产品价格,试水市场各方反应。与此同时,利用缩减利润的方式折抵余下的生产成本。但是,现在我们企业不光要考虑产品成本的问题,更要考虑工艺等问题。”陶恭信说,“比如PC(聚碳酸酯)比较贵,我们能用其他比较便宜的材料改进到同样性能,给客户解决成本压力。”
台州伟星管业相关负责人张卫星告诉记者,本轮塑料原料上涨对企业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有的原材料价格甚至上涨了50%以上,“这时候低价竞争市场已经无用了,低价就意味着亏本,或者是质量品质的下降。”张卫星告诉记者,他们企业在这时候宁可选择少接一些项目,开发一些新的材质,“比如现在伟星的PP-R塑料管,即使调整了价格,市场还是认可的,因为它的品质得到了认同。”
台州塑料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之前也出现过原材料“集体疯涨”的情况,而随之而来的便是行业一次又一次的“洗牌”。他认为,如果不想成为被“洗牌”出局的那一个,做好未来布局至关重要。企业要么及时转型,要么多下工夫,主动加大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的研发力度,挖掘产品的附加值。否则,被动地应对原材料上涨,很可能会使企业走进“死胡同”。“即使躲过了这一次‘洗牌’,也难逃下一次。”他说。
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不能单纯以原材料涨跌作为定价机制,企业如果在改性塑料上拥有很强的技术实力,可以通过提高产品的阻燃性、强度、抗冲击性、韧性等性能,提高产品附加值,拥有议价权,以灵活应对市场变动。
(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