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染整助剂的游离甲醛和释放甲醛造成非织造布上含有超量的甲醛,同意授予石家庄新华集贸中心市场

13日,从今天河北省商品交易市场联合会、石家庄市新华集贸中心市场管委会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7月12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在北京召开专家评审会,同意授予石家庄新华集贸中心市场“华北品牌服装第一市”称号。据介绍,这是河北省服装批发零售市场获得的最高行业荣誉。

近日,美国非织造工业协会发布了2015年1~5月全球生态非织造布发展概况。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生态非织造布产量的增速达到21%,产值达到45亿美元。其中,无害染整作为生产生态型产业用纺织品最关键工序,其生产投入在今年5月底首次达到10亿元。美国非织造工业协会产品技术安全部门负责人杰克·斯飞德表示,无害染整投资的急速上升,足以体现这是未来产业用纺织品发展的重要方向,也是确保产业用纺织品生产和使用安全性的必然选择。  不同标准致使市场应用乱象丛生  天津工业大学教授刘建勇明确指出,生态非织造布无害染整的大趋势逐步明显,但由于目前在执行过程中仍然存在许多技术和认识上的问题,因此,国际上将生态非织造布的认定标准分成两种。  一种是以“Eco-Label”为代表的全生态概念。依据该标准,生态非织造产品所用的纤维在生长或生产过程中应未受污染,也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生态非织造产品所用原料采用可再生资源或可利用的废弃物,不会造成生态平衡的失调和掠夺性资源开发,即所谓的广义生态纺织品的概念。但由于这一标准相当严格,因此参照这一标准的国家只有美国和日本。  另一种观点是以德国、奥地利、瑞士等欧洲国家的13个研究机构组成的国际生态纺织品研究和检验协会为代表提出的有限生态概念。目前,实际生产中主要依据这种观点,即在非织造产品在后整理印染过程中,进行毒理学测试,并进行相应的标志,以判别其是否符合环境保护和生态指标的要求。  然而,尽管有限生态概念对部分产品规定了使用界限,但是大部分项目并没有明确的标准,只能互相参照其他国家的规定和做法,相对比较模糊。没有统一标准的国际市场,正在急切地寻求“融合点”。  中国市场更倾向于有限生态这一观念。刘建勇表示,“有限生态”这个概念本身相对广泛,就企业自身而言并不容易把握,这也为一些不良企业乘机“侵入市场”提供了一定机遇,因此,目前国内市场上许多染整整理剂和添加剂都存在生态问题。  染整效果与环保指数不成正比  生态非织造产品完整意义上的定义包括4个方面:原料资源的可再生和可重复利用;在生产加工过程中对环境不会造成不利的影响;在使用过程中,消费者的安全和健康以及环境不会受到损害;废弃以后能在自然条件下降解或不对环境造成新的污染。  刘建勇表示,生态产业用纺织产品的目标是在使用时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对产业用纺织品上的有害物质进行合理限定并建立相应的品质监控体系,例如对于部分染整助剂的禁用以及绿色助剂概念的进一步落实。  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成员国正在讨论关于部分助剂的禁用问题,但是至今并没有提出禁用染整助剂的品种,这主要是由于染整助剂的分子结构和复配成分的不透明性,增加了禁用助剂的难度。  而国内在这方面的研发几乎为零。在非织造布的染整过程中,大部分产品还是采用易燃、易爆的溶剂型助剂加工生产,不仅对环境造成很大污染,而且对人体健康构成很大威胁,在出口中面对欧美“绿色壁垒”时,越来越多地受到限制。  身居一线的浙江佳禾无纺后整理有限公司技术经理赵新哲指出,不同的染色整理剂,在非织造布表面形成薄膜的效果也不甚相同。目前国内大多数后整理企业采用的是印染助剂挥发物理成膜技术以及热熔成膜技术。虽然印染助剂形成的薄膜与基体并没有完全融合在一起,但印染助剂还是可部分深入非织造布表面凹凸的部分,尽管可以赋予印染后产品耐久性,但是会导致涂层后产品厚度的增加,同时使产品手感变僵硬,且并不十分环保。  “尽管大多数非织造布生产企业十分注重改良印染工序,染整效果与环保效果难以一致,始终是企业生产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只有彻底消除环境隐患,生态非织造布才能拥有发展前景。”赵新哲表示。  甲醛清除新标准功效发挥依旧难  非织造材料绿色染整的关键,是消除甲醛的危害。甲醛作为反应剂旨在提高染整助剂在非织物上的耐久性,但染整助剂的游离甲醛和释放甲醛造成非织造布上含有超量的甲醛,致使织物上甲醛含量有可能超过有关规定的限定值。以甲醛为交联剂整理后的非织造布产品,在使用过程中部分未交联的或水解产生的游离甲醛会释放出来,对人体健康造成损害。虽然说目前各国的法规或标准均对产品的游离甲醛含量作了严格的限制,例如不直接接触皮肤的产业用纺织品的游离甲醛含量不能超过300mg/kg,但是效果仍然不理想。  美国非织造布工业协会在发布全球生态非织造发展概况的同时,发布了最新版本的“生物医用非织造布甲醛检测标准”,这一标准将于8月1日执行。该标准执行后,用于与人体接触的非织造材料将拥有全球统一的检测标准。“标准的出台可以对行业的发展起到一定的规范作用,但企业认知度不高、了解力度也不够,从开始执行,到产生效果,这个过程耗时不会太短,估计还会有一批企业因此出口受阻。”赵新哲有些忧虑。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一家与国际生态纺织品研究和检验协会共同合作的公司宣布,公司正在研究一种名为耐酸黄的甲醛缩聚物类的生物可降解分散剂,这类分散剂不受甲醛限制的影响,并且其生物降解性很强,大约有70%~75%的部分可实现生物降解,这将会给生态环境保护带来积极的影响。

7月8日,监管层连打组合拳应对A股的持续下跌,央行、证监会、保监会、财政部等部门连续发布多项维稳救市措施。7月7日晚间,证监会公告通知,鼓励大股东及董监高增持行为,为相关股东增持提供便利。  在监管层的号召下,一系列公司表明增持决心,纷纷发布相关公告。在A股服装家纺行业,截至7月9日早间,服装家纺行业包括雅戈尔、美邦服饰、富安娜、嘉麟杰、搜于特、红豆股份等多家公司发布增持公告。此外,卡奴迪路等多家公司发布不减持公告。  雅戈尔大股东5亿元响应增持号召。控股股东宁波雅戈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戈尔控股”)近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2%。此外,雅戈尔控股未来6个月内拟以自身名义、以不超过5亿元自有资金继续通过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  美邦服饰董监高集体增持4.5亿元。公司董监高计划6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合计增持股份数量不超过公司当前总股本的2%,增持资金不超过4.5亿元,资金均为自筹。  富安娜四高管声援增持。公司控股股东林国芳及其一致行动人陈国红、董事何雪晴、高级管理人员台建树4位高管人员拟增持公司股票,总金额分别不低于2.32亿元、52.04万元、32.23万元。增持公告发布时,公司处于重大事项停牌阶段,上述人士承诺,增持行为将于复牌后5个交易日内实施。  嘉麟杰实际控制人拟至少增持350万股。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黄伟国拟6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合计增持股份数量不低于350万股。同时,承诺在本次增持期间及增持完成后的6个月内不转让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搜于特响应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倡议。公司公告称,为响应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倡议,公司董监高人员近期将增持公司股份、进一步加强公司信息披露工作、深化创新发展、加强投资者关系管理。截至发稿前,公司正处于停牌阶段。  红豆股份高管个人行为性增持。7月7日~8日,公司三位高管(董事戴敏君、董事王晓军、董事会秘书孟晓平)从二级市场购入公司股票,分别为62.78万股、25.11万股、30万股,增持后持有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为0.112%、0.063%、0.089%。  卡奴迪路公司7月8日晚间公告称,控股股东广州瑞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林永飞自2015年7月9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不减持公司股票。目前正在筹划参股或收购欧洲某时尚生活方式买手店,涉及金额约3000万欧元。鉴于该事项可能对公司股价有重大影响且尚存不确定性,公司股票于7月9日开市起停牌。  对比发现,上述几家公司增持行为或不减持行为皆与近期公司股价出现非正常性下跌有关。6月15日~7月8日,7家公司累计下跌分别为42.66%、30.69%、57.53%、48.42%、8.32%、66.30%、64.68%。另外,上述几家上市公司除了基于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外,与监管层关于鼓励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监高在本公司股票出现大幅下跌时,通过增持股票等方式稳定股价的倡议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