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害调查期内累计降幅28.97%,数字化转型如何成就中国制造业升级》的报告中

摘要:英国央行表示,新版塑料币更加轻便、耐损耗和安全。每张塑料币的寿命是旧版纸币的至少2.5倍。英国央行称这意味着可生产更少的塑料币,并使用更少的能源以用来生产和运输,从而有利于环境。并且塑料币作废后还可循环利用。另外,塑料币采用了更先进的防伪技术
  今日英国将终止旧版5英镑纸币的流通。  旧版的5英镑纸币于2002年开始发行,而如今被印有丘吉尔画像的塑料币所取代。5月5日起,所有零售商和公共场所都将不再接受旧版5英镑纸币。  英国央行表示:“一些零售商、银行和抵押贷款协会可能继续在短期内接受5英镑纸币,但这只是由个体机构自行决定。”  根据统计,4月初,市面仍流通有1.6亿英镑的旧版5镑纸币。如果不被其它机构接受,人们可前往或邮寄至邮局或英国央行处兑换,其5镑面值不变。  英国央行表示,新版塑料币更加轻便、耐损耗和安全。每张塑料币的寿命是旧版纸币的至少2.5倍。英国央行称这意味着可生产更少的塑料币,并使用更少的能源以用来生产和运输,从而有利于环境。并且塑料币作废后还可循环利用。另外,塑料币采用了更先进的防伪技术。  今年9月份以及2020年,英国央行还将分别发行10英镑和20英镑塑料币。2011年开始发行的50英镑纸币目前还没有取代计划。  今年3月份,英国还发行了新的1英镑硬币,旧版将于10月15日停止流通。
(来自:FX168)

摘要:4月19日,商务部发布终裁公告,最终裁定原产于日本的进口偏二氯乙烯—氯乙烯共聚树脂(氯偏树脂)存在倾销,决定自2017年4月20日起征收反倾销税,税率为47.1%,实施期限为5年。
  4月19日,商务部发布终裁公告,最终裁定原产于日本的进口偏二氯乙烯—氯乙烯共聚树脂(氯偏树脂)存在倾销,决定自2017年4月20日起征收反倾销税,税率为47.1%,实施期限为5年。  2016年4月20日,商务部发布2016年第17号公告,决定对原产于日本的进口偏二氯乙烯—氯乙烯共聚树脂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倾销调查期为
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产业损害调查期为 2012年1月1日至
2015年12月31日。  调查显示,根据海关统计数据,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被调查产品进口数量分别为13186吨、11102吨、8903吨和8809吨。2012年至2015年,被调查产品进口数量占中国国内市场份额分别为30.31%、23.52%、18.78%和20.02%。  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来自于日本的倾销进口价格分别为13354-31160元/吨、8988-20972元/吨、8224-19236元/吨和7546-17606元/吨。2013年比2012年下降32.69%,2014年比2013年下降8.28%,2015年比2014年下降8.47%,呈逐年下降趋势,损害调查期内累计降幅43.50%。  2012年至2015年,国内产业同类产品价格分别为12696-20877元/吨、11317-19812元/吨、9808-16631元/吨、9377-14785元/吨,呈逐年下降趋势,损害调查期内累计降幅28.97%。  调查机关在初裁中认定,中国国内偏二氯乙烯—氯乙烯共聚树脂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并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偏二氯乙烯—氯乙烯共聚树脂可用于生产肠衣膜、保鲜膜、热收缩膜、复合膜等单层或多层膜,以及保鲜袋、复合袋、吹塑瓶等产品。
(来自:中化新网)

摘要:2015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并提出一系列目标后,中国制造业转型正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据统计,已有超过1000家国内私募基金与风投涉足工业4.0领域。中国制造业巨头在努力为地方技术供应商或价值链参与者提供赞助和投资,以获得更多的整合机会。中央及地方政府也都在大力投资工业4.0项目。
  2015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并提出一系列目标后,中国制造业转型正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据统计,已有超过1000家国内私募基金与风投涉足工业4.0领域。中国制造业巨头在努力为地方技术供应商或价值链参与者提供赞助和投资,以获得更多的整合机会。中央及地方政府也都在大力投资工业4.0项目。  但是中国制造企业真的准备好迎接工业4.0时代的数字化转型了吗?  在一份名为《工业4.0时代:数字化转型如何成就中国制造业升级》的报告中,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对130家各行业的企业代表进行调查后发现,近八成的受访中国制造企业期望工业4.0能提升其竞争力,与之对比的是,美、德、日制造企业有类似期待的比例仅有57%、50%和54%。  虽然中国制造企业对工业4.0抱有巨大的热情和期望,但只有57%的中国企业相信自己已经为工业4.0做好准备,低于美国企业(71%)和德国企业(68%)。  数字化并不只是安装和使用自动化设备。企业管理结构、理念和能力,数字化运营,以及与政府、咨询、投资者和研究机构的合作也都是数字化转型的重点。  目前,数字化转型方案缺乏明确的职责分工和系统性的实施路径,正是制造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上的最大障碍。“只有9%的中国企业,认为自己有明确的责任分配,6%的企业有清晰的路线图,美国、日本、德国在这两点上做的比中国的企业更好。”
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兼中国先进行业咨询业务负责人王平在报告新闻发布会上介绍。  据麦肯锡报告估计,中国目前仅有不到5%的企业能自主制定并实施数字化技术解决方案,以华为、海尔为代表的这类企业也已经成为各自行业内工业4.0的领跑者。而超过半数的制造商,虽然通过配置自动化设备,实现了半自动化,但仍缺乏数字化管理能力。剩下的三四成企业尚停留在严重依赖人力劳动的初始阶段。  以机床行业的发展为例,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机床生产国和消费国,虽然中国机床企业在国家支持下,加快中高端机床用关键功能部件研发,并取得一定成果,例如济南二机床自主研制的国产首条全伺服高速自动冲压线,冲压技术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但是中国机床企业更多的集中在中低端市场,而高端机床市场仍由德日美传统机床企业主导。  “机床行业需求升级方向与中国机床制造业的长期固有优势完全相反。”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惠仁此前曾表示,“中国机床行业缺的不是面,而是深度。”  中国企业需要的不是“万金油”式工业4.0方案,而是量身定制的路线图,包括实现能耗优化和自动化的数字化精益转型,高效高质的数字化商业模式,创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开发,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商业战略等。报告预计,这些机遇可能在未来15年将中国的制造业产能增速提高到6.5%。  此外,报告也提到,制造企业要注意工业4.0的过度热情可能导致对设备和工具的非理性投资和资源浪费。
(来自:聚风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