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包装巨头Pact Group Holdings,其他塑料袋均不得使用

摘要:9月13~14日,副省长马秋林专题调研我市工业经济发展情况和安全生产情况,要求我市继续深化调整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空间格局,在转型升级中培育新的竞争优势。市领导费高云、李小平陪同调研。
常州石墨烯产业优化创新
实现多方融合  常州是全球最重要的石墨烯产业创新基地之一。在石墨烯科技产业展示馆和江南石墨烯研究院,马秋林一行详细了解了我市石墨烯产业的发展情况。目前,以江南石墨烯研究院为中心,我市已聚集领军型石墨烯创新创业团队15个,注册成立石墨烯企业65家,并于去年成立了常州石墨烯科技产业园,通过“技术
资本 产业
市场”的多方融合,加快石墨烯产业化发展。    在常州滨江化工园区,马秋林一行察看了今年刚刚建成投用的环保与安全监控预警应急一体化平台。平台融物联网传感、大数据分析、辅助决策支持等软硬件技术于一体,建立了从源头管起、注重风险防范、兼重应急指挥的园区安全管理体系。    马秋林一行还先后实地考察了江苏恒立液压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金坛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同方威视科技江苏有限公司、常州亿晶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常州亿灵伟业纤维制造有限公司、新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新誉宇航股份有限公司等。    在随后的工作汇报会上,马秋林充分肯定了我市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成果,并要求我市在新一轮规划发展期间,进一步明确各个区域的功能定位,优化升级产业空间布局,提升集聚效应,进一步推进加工贸易型、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升级,限制乃至禁止高耗能、高排放项目进入,进一步加强对核心关键技术攻关的组织引导,在发挥研究院、企业作用的同时有效引导在常高校培养复合专业型人才,进一步加强重化工产业等高危、高排放产业的环保和安全监管。
(来自:中国常州网)

摘要:澳大利亚包装巨头Pact Group Holdings
Ltd通过收购本地最大的制药商之一,扩大了其制造业务。据称,Pact共支付了6900万美元收购澳洲医药制造企业(APM),预计将于9月16日完成。
澳大利亚包装巨头Pact Group Holdings
Ltd通过收购本地最大的制药商之一,扩大了其制造业务。据称,Pact共支付了6900万美元收购澳洲医药制造企业(APM),预计将于9月16日完成。
这两家公司的总部都位于墨尔本。APM于2002年成立,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营养食品药品制造和包装商,其产品范围包括维生素添加剂和草本药物。
澳大利亚包装巨头Pact Group Holdings Ltd 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Malcolm
Bundey表示,这笔交易是其扩张战略的一部分,去年还收购了消费品包装生产商Jalco
Group Pty. Ltd,交易金额为8000万美元。 Pact
Group的制造业务包括吹塑、注塑、塑料包装和组件的自动装配,其在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菲律宾和泰国大约有70家制造工厂。去年公布出来的销售网超过4亿美元,净利润为8500万美元。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据英国广播公司近日报道,从去年开始强制执行对购物塑料袋收费后,英格兰的塑料袋使用量大幅减少,七大主要超市共使用了6.4亿个,而2014年这一使用量约为76.4亿个。英国的威尔士地区从2011年开始实行购物袋收费措施,随后北爱尔兰和苏格兰两个地区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开始实行。
  此后,这三个地区的塑料袋使用量分别减少了76%、71%和80%。英国在短短几年里取得的成果,令许多人为之惊讶。相比,中国的限塑行动开展得早,效果却差于英国。百姓观念难改变
限塑执行应走向严格化  我国限塑有喜有忧    2007年12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限塑令”),2008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要求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但8年来,“限塑令”执行可谓有喜有忧,和英国的效果比差距不小。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相关调查显示,自“限塑令”正式实施以来,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了2/3以上,累计减少塑料购物袋140万吨左右,相当于节约840万吨石油和1200多万吨标煤,减排近3000万吨二氧化碳。    根据有关协会调查,2009年以来,我国每年平均塑料购物袋消费量持续保持在80万吨以下,其中超市等零售场所保持在30万吨以下。2015年,国内塑料购物袋消费量约70万吨,其中超市等零售场所约30万吨。    尽管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仍有一些调研表明,“限塑令”执行效果并不太乐观。同济大学的学者董晓丹等持续考察了2007年至2011年间,上海市生活垃圾中塑料袋的含量,结果显示,“限塑令”实行的最初两年,塑料袋的含量虽然有所下降,却仍高于“限塑令”实施前2007年的数值水平;数值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稳定后,到2011年又有所反弹,未能出现持续下降的态势。    农贸市场监管难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劲松六里的曹阿姨,每天早上去早市买菜都会带回来大大小小的塑料袋:“我自己也带着布袋子,可是卖菜的人啥都不说直接就把菜装塑料袋里了,刚开始还提醒他们不要用塑料袋,后来也嫌麻烦了,而且塑料袋拿回家还可以当垃圾袋用,也就听之任之了。”    不仅农贸市场是“限塑令”执行难的重灾区,超市的手撕塑料袋也成为法外之地。由于大型超市的生鲜品类乃至熟食、半成品均在扩张,需要塑料袋包装的商品也逐渐增多,手撕塑料袋的出现方便了消费者。虽然“限塑令”实施已有8年,但手撕塑料袋不收费可谓“行规”,不少人贪图便宜,从超市顺走大量手撕塑料袋充当购物袋。据北京某大型超市的统计,单是手撕型塑料袋,年使用量便超过30吨,相当于每天都要“送”出160余斤塑料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告诉记者,我国的限塑令在大型商场和超市得到了严格执行,但是在农贸市场等地却很难监管。“我国消费者购物,尤其是购买蔬菜等大多在农贸市场,管理起来比较难。”超市、商场的不可降解塑料产品替换率较高,塑料袋都有可降解标志,而且方便管理,政策执行也容易到位。农贸市场的商贩流动性很强,用塑料袋简单包装的习惯在短时间内难以改掉。加上市场上流通的大部分塑料袋均由黑作坊生产,取缔这些作坊需时间和人力,且其反复性强,清查难度相当大。此外,规定上也存在一些漏洞,比如在大超市,手撕塑料袋没有得到限制;人们环境意识薄弱、自律性差等因素也让“限塑令”的执行愈发艰难。  “下一步要把塑料袋生产企业管理起来,从源头管理。国家发改委正准备对‘限塑令’进行第三方评估,看实施效果如何。”常纪文表示,“塑料制品作为一种刚需,短时间内杜绝基本不可能,但是为了降低资源消耗,减少环境污染,‘限塑令’一定要继续实施下去。同时,要加强塑料袋生产管理,建立专用的塑料袋标识。还要继续推行塑料袋收费制度,推广可降解和可回收塑料袋。在不具备欧洲这种监管条件的情况下,另一个相辅的手段,即加强公众环保意识也非常关键。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者的行为,使得少用或不用塑料袋成为公众的自觉行动。要充分发挥公众监管的作用,公众监督的广泛性、随时性,可以有效地克服摊贩等非正规经济所具有的分散性、流动性,能够显著地降低监管的难度和成本。”    有规必行值得学    “我专门到欧洲调研过一些发达国家限塑的执行情况。”常纪文表示,与中国不同的是,欧洲国家蔬菜等食材大多从大型超市和商场购买,因此他们对超市和商场的监管十分严格,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他们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    最早对塑料袋收税的是丹麦。1993年,丹麦就开始对塑料袋生产商征税,同时还允许零售商对塑料袋收费,这一规定直接导致了当时丹麦的塑料袋使用量下降了60%。爱尔兰、保加利亚、比利时等国均采取这个方式。在德国、葡萄牙、匈牙利、荷兰等国,零售商也会向顾客收取塑料袋的费用。意大利更为严厉,2011年政府宣布,除了可生物降解或可分解的塑料袋,其他塑料袋均不得使用。    2015年4月,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欧盟成员国强制减少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新规要求成员国在两种“限塑”措施中选择其一,要么在2019年前将国内人均轻型塑料袋消耗量减少至90个,到2025年减少至40个;要么在2018年底前完全禁止免费向消费者提供轻型塑料袋。    法国从2016年开始全面禁止使用严重污染环境的一次性塑料袋制品,用可降解袋和可堆肥袋取而代之。法国环保部长罗亚尔认为,这是环保组织期待已久的一项重要举措,发展能够降解的塑料袋,实现标本兼治,是石油化工产业升级的一大方向。同时这一
政策还能推动生物可降解包装材料等绿色产业的发展,从而为法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来自:人民网)